长江有色金属网 > 资讯首页 > 评论分析 > 中国现在,非常缺铁!

中国现在,非常缺铁!

   来源:

  根据2021年中国矿产资源报告,中国铁矿石表观消费量(国内产量+净进口量)为14.2亿吨。2021年全年,中国累计进口铁矿石11.24亿吨,进口额高达1.2万亿元,占中国总进口额的7%。

  根据2021年中国矿产资源报告,中国铁矿石表观消费量(国内产量+净进口量)为14.2亿吨。2021年全年,中国累计进口铁矿石11.24亿吨,进口额高达1.2万亿元,占中国总进口额的7%。

  中国的铁矿石进口量巨大,而且还有上升的趋势▼

 近15年来,我国铁矿石平均对外依存度高达75%。2016至2020年连续5年铁矿石对外依存度更是高达80%以上,进口来源国高达53个。在十九届五中全会后,铁矿被列为战略性矿产、国内找矿行动主攻矿种。

  为实现进口来源多样化,保证能源安全
  近年来中国也在积极加大非洲进口比例▼

 作为钢铁工业的基础原料,铁矿石是对国民经济、国防工业都极为重要的战略资源,而如此大的铁矿石需求缺口,证明了我国铁矿资源的供应链安全形势十分严峻。

  中国难道真的缺铁吗?据2021年中国矿产资源报告,中国铁矿储量108.78亿吨,位居世界第四位。主要储存在山西(~10%),辽宁(~12%)和四川(~18%)等省。既然我国铁矿石储量不少,为何还要大力进口铁矿石呢?

  中国铁矿在山西、辽宁和四川三省的分布
  较其他矿产来说还算平均▼

富矿少,贫矿多,矿石平均品位低
  矿石的品位是指矿石中有用组分的含量,也是衡量矿石质量好坏的重要指标。根据产出矿石的品位,铁矿分为贫铁矿,普通铁矿,富铁矿(铁含量高于50wt.%,wt%为重量百分率)三种。全世界铁矿石的平均品位约为49%,而中国的铁矿石平均品位只有34%上下。

  由于中国低品位矿石的大量消费
  近期世界平均铁矿石品位急剧下降
  (参考:wiki)▼

世界各国铁矿石品位差异较大,巴西、俄罗斯、澳大利亚等国富铁矿居多,铁矿石的品位高,均在50%以上,开采价值大;而以中国、乌克兰、美国为代表的铁矿品位低,有的甚至不具备开采的经济价值。

  二战后铁矿石需求增加,加上美国高品位赤铁矿的枯竭
  导致低品位铁矿资源开发活动急剧增长
  (美国北卡罗来纳州铁矿 图:壹图网)▼

中国的贫铁矿约占总储量的94.6%,如东北铁矿石主产区鞍钢矿区,所产铁矿石98%为贫铁矿,矿石平均品位只有30%左右。

  而在华北铁矿区的首钢矿石(河北迁安水厂铁矿、杏山铁矿等)、包钢矿石(内蒙古白云鄂博矿)、太钢矿石(山西袁家村铁矿、峨口铁矿等)平均含铁量40%,属于普通铁矿。

  鞍山大孤山铁矿是鞍山最早开采的铁矿基地
  从日伪时期到现代有着近百年的开采历史
  (像是一条通往地心的路 图:图虫创意)▼

 在我国已探明108.78亿吨的铁矿石储量中,铁含量超过50%的富铁矿资源仅为10.02亿吨,较为代表性的是位于海南昌江的石碌铁矿,平均品位为51.2%,最高达69%,但已于2017年8月开采完毕。

  为了保护和利用地质遗迹和矿业遗迹资源
  石碌铁矿近年被建设成为国家矿山公园
  富矿少,贫矿多,矿石平均品位低的特征,使得我国虽然铁矿石储量巨大,但是同重量原矿石在相同分选流程后产出的铁元素远不及从澳大利亚、巴西等国进口的矿石,极大增加了单位重量铁元素的产出成本。

  中国铁矿大都是贫矿和低品矿
  所以我们铁矿虽多,但能用的很少▼

地质条件不利于形成大型富铁矿
  在国际上,无论是总的铁资源量还是富铁矿石,主要为沉积变质型铁矿,如著名的澳大利亚哈莫里斯铁矿床、巴西的Minas Cerais、北美的苏必利尔湖铁矿、俄罗斯的库尔斯克和克里沃罗格铁矿。

俄罗斯的库尔斯克铁矿尤其盛产磁铁矿
  (图:shutterstock)▼

 该类型铁矿占世界铁矿总储量的60%,占富铁储量的70%,在我国占铁矿总储量的58%,占富铁矿储量的27%。

  中国铁矿床类型多为沉积变质型铁矿床▼

该类型铁矿产于长期稳定的克拉通环境。克拉通指的是古老而稳定的大陆块体,它具有巨厚的岩石圈,内部少有地震、岩浆作用等。

  沉积变质型铁矿在全球古老克拉通几乎都有产出,往往分布面积广,储量巨大,产状稳定。现已发现的含矿带长达数十千米至数百千米,面积可达几百至几千平方千米,含矿层厚数百米。

【免责声明】:凡注明文章来源为“长江有色金属网”的文章,均为长江有色金属网原创,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长江有色金属网)”的文章,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及其公司所有。本站已尽可能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标注,若有疏忽造成漏登,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删除有关内容。本网站所发布的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